武汉重症监护室护士长的战“疫”日常
来源:武汉重症监护室护士长的战“疫”日常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6:22:28


潜意识里,我一直担心接到这个电话,但又隐约觉得这个电话迟早会来。去年12月以来,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陆续从武汉传来,钟老师一直为之忧心忡忡。事实上,包括我们医院在内,整个广东都已严阵以待。毕竟,17年前的“非典”给我们留下的教训,实在是太刻骨铭心。

什么是无症状感染者?根据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五版)》介绍,无症状感染者指的是“无临床症状,呼吸道等标本新型冠状病毒学检测阳性者。”简单地说,就是没有发热、咳嗽、乏力等临床症状,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却呈阳性,说明这些人体内携带有新型冠状病毒。

吃完晚餐,已是晚上9点。钟老师终于停下来,闭上眼睛,将头靠在了椅背上。他满脸倦容,眉头紧锁,两鬓的白发,在餐车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。我心中一动,举起手机,偷偷拍下了这个画面,把这一瞬间定格在了2020年1月18日晚上的9点15分。

“一是新冠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,因为广东已有两个疑似病例,虽然没有去过武汉,但还是被去过武汉的家人传染了;二是要重视早发现、早隔离,一定要提醒公众尽量别去武汉,少出门,少聚集。”

车到武汉。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荆楚之地的冬日寒冷。钟老师穿的还是火车上那件棕色细格西装外套,里边只有一件衬衫。他应该也感觉到了冷,但背仍然挺得很直。

钟南山院士和他的团队的战疫故事,正是中国“战疫史”的一个缩影。很多人试图通过对他行踪的梳理,来“脑补”他的战疫拼图。

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问题近期持续受到外界关注。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、新冠肺炎上海专家治疗组高级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日前强调,经过系统性地观察,无症状病例越来越多,所以下一步应该更多重视无症状感染者。

草草吃完中午饭,钟老师已经来不及收拾行李,到省卫健委参加会议。下午2:30,我到达钟老师家里收拾好他的行李,赶到了省卫健委,静候会议的结束。那也是一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,专家们警惕而又谨慎地进行各种筹谋。

电话那头态度很坚决:“请钟院士坐高铁过来,车票我们来联系。”

这时,钟老师才想起要吃饭。我去买了两份土豆牛肉饭,然后又去补了车票。但过了一会儿,列车长过来说:“钟院士是为国家赶赴武汉,我们不能收他的饭钱!”尽管我再三推拒,他还是把饭钱退给了我。